网站首页 > 人妻交换 > 【异乡风流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异乡风流
  
  红的、白的、黄的百花相互争簇在庭院的四周、华灯高掛一片绵绣气象,显得这大户人家气派非凡。
  
  这是我舅舅的家,不过比起我的老家却又差了点,但是舅舅在这省城裡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富。他有今天的成就,也得要感谢我的爹爹。
  
  爹爹以读书人的身份改行做生意,没想到却大发利巿。舅舅就是靠著爹爹的资金站起来的。
  
  爹爹说读书可以救国,但也可以成為大汉奸,但做生意就不同了,做成了可以使自己过得好一点,还可以帮助穷人家一样是救国济民,但行动上就较实际了,爹爹常常关内关外跑,一年总得进出个四、五次以上,现在他人在东北,大概一去要四个多月才会回来。
  
  因為时间上比较长,爹爹為了怕我这公子哥会趁他不在时,在家裡不学好,乾脆找个人来託我,於是爹爹就把我带到舅舅府裡,他希望舅舅能好好看管这个外甥。於是我跟爹爹来到舅舅家作客,预备爹爹从关外回来时再一起回故乡。
  
  但是事得其反,原来舅舅平日忙於打点应酬,根本没有时间理会我这个外甥,而且他本性跟我一样是风流种,家要除了大妻小妾外,听说还有不少丫头跟他有染,我觉得他像个皇帝。
  
  皇帝舅舅即然无暇理会我,这裡又是美女如云,繁花如锦,我的公子本性自然无所遁形,几乎可以说天天玩乐、夜夜风流了。
  
  舅舅安排了两个丫环服侍我,一个叫婕儿,一个叫晴儿,俩人皆是十八、九岁的小姑娘,而且生得一张姣嫩的面容,玲瓏多姿的身段,更是其他姑娘望尘莫及的。
  
  有著婕儿和晴儿两个美女服侍,我真是快乐似神仙,活像个小皇帝。昨天,晴儿因為乡下她的阿妈生日过些日子七十大寿,晴儿昨夜跟我风流拥抱后已跟我告了假,今天一大早便打点东西回去了,大概十天后才回来。
  
  「表少爷!你真好。」
  
  「莫说我好呀!妳孤身来此够伶仃的,等妳回来再好好服侍我就是了。」
  
  「哎哟!好人儿,别逗晴儿,我依你就是。」
  
  晴儿走后,今天一整天都由婕儿陪我。事先,我跟婕儿说好,等她忙完了事,要来找我,因為舅舅今晚有应酬,非搞得三更半夜才回来不可。
  
  到了夜晚,华灯初上,婕儿看没事儿便早早来到后院我住的那个厢房来幽会。
  
  我住的地方,平常除了舅舅之外,就是婕儿和晴儿才有可能来。晚上舅舅外出,舅妈平日也不管我,这裡成為我金屋藏娇的地方。
  
  我洗完澡后,立刻将坑内的火升起,让屋内充满温暖的感觉,因為我料到婕儿一定很快就会来。
  
  果不出所料,没一会儿婕儿来了。
  
  等她把门掩好后,我走过去从背后将她抱起来,她咯咯的娇笑起来,双手勾住我的脖子,像小鸟依人般的偎在我怀裡。
  
 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,準备要亲她。
  
  婕儿却说:「哥啊!别猴急嘛,何不替我把衣裳褪去再来。」
  
  我心想,抱著裸女亲呼著总是比穿著衣裳来得刺激。
  
  她瞇著媚眼,嘟著小嘴巴,嗯哼扭抳著娇躯,全身散发著诱惑的媚力。
  
  於是我伸出手逐一将她身上的衣裳脱去丢到床头,婕儿则替自己将一头秀髮挽到后脑勺上,然后重新平躺在床上,双腿併陇,仅看到她肚皮下饱满的阴丘。我用手抓著她的丘肉,她本能的娇嗔起来。
  
  当我準备摸她的豪乳时,婕儿又不依。
  
  「唔!宝贝,妳又怎麼啦?」我仍然伸出魔爪在她的双乳上一阵摸索,
  
  惹得她娇哼浪吟不已。
  
  「哎唷......嗯......表少爷......你也脱衣服......再来嘛......。」
  
  原来她不是不依,是要我解除武装后再来亲熟。
  
  「来而无往非礼也,妳也帮我脱吧!」
  
  说著我站到地板上,婕儿起身帮我解衣。
  
  很快的,我的衣服已被她脱光,我赤裸裸地呈现在她面前。
  
  她站起来将我接住,俩人立刻热情的吻著对方,她的双乳顶住我的胸口挤压著。
  
  接著,她吻我的脖子,娇喘如牛的用丁香舌儿舔我的乳头,右边舔完后换吸吮左边的。
  
  「嗯......嗯......哼......」她的娇喘不绝,肚皮压著我旱已桿
  
  起的阳具。她的一隻手先在我的卵蛋上搔摸,我的魂儿差点被她摸走。
  
  然后她整个人蹲下来,手握著我的阳茎,先抬头向我拋了个媚眼、浪笑著。
  
  「我要你,宝贝!」
  
  她望著我的话儿,充满性慾的期待,然后张开朱唇,慢慢把头埋下去。
  
  「啊!......」我忍不住叫了起来此时,我的阳具已被她含在嘴内。
  
  「唔......唔......嗯......嗯......」她淫浪地吹嘘套弄著,我全身的血液立刻飞奔,觉得整个身体热呼呼,无形中增加了许多活力般的痛快。
  
  含了许久,婕儿把阳具拿出来,然后用舌尖在龟头上轻舔了几下。
  
  「舒服吗?宝贝......。」
  
  「呀!太棒了,婕儿喜欢吗?」
  
  「嗯!」她点头示意,表示很喜欢阳具,然后接著说:「你且躺下,让婕儿好好服侍你。」
  
  我依她的意思躺在床上,她把我的双腿大字分开,也不知她要用什麼花招。
  
  她跪在我的双腿中间,然后用一双玉手先在我的肚皮上搔痒,接著摸著我的大腿,我已感到全身酥麻。
  
  婕儿接著左手握住我的阳具套弄,右手用指尖儿玩弄下面的卵蛋。
  
  「嘻......嘻......」她淫浪的咯咯笑著。
  
  「啊......啊......」我狂浪的叫了起来。
  
  如此这般,婕儿低下头儿,先含住我的阳具,嘴内「咕嚕咕嚕」地吮著它,接著换过手来套弄,便伸出舌儿去舔吮右边的卵蛋。
  
  「呼......呼......」我奇痒难耐,她好像知道我的敏感处,便把卵蛋含住嘴内吸。我无所适从,只好摇摆著身体,由她狂吮。
  
  过了许久,婕儿把卵蛋释放出来,媚媚地娇嗔道:「它好兇悍,快给妹妹止止痒吧!」说著她就跪在床上,粉腿分开,两手支撑著上身。
  
  我仰躺在下面,先用手握住她一双乳房,惹得她嗯哼浪吟。
  
  然后吮著两个鲜红色的小红枣。她立刻浪著身体,摆著肥臀,双眸紧闭,娇呼不停。
  
  接著我顺势从她的肚皮双腿一路用舌尖舔下去,她浪得更勤更淫了。我抱住她的粉腿一阵摸索,然后仰著头看到婕儿的腿根地方,那水蜜桃汁般的淫水淌在她的阴户外,两片肥沃月湾稀稀疏疏长了一些阴毛,我用手指轻撩著婕儿的下体。
  
  「啊......要死啦......好痒......嗯......哦......」
  
  两片阴唇被我的指儿撩得起劲,向外微张,洞内又流了一些浪水出来。
  
  「嘿!婕儿,妳又下瀑布啦......」
  
  「好哥哥,别逗我啦,快上来......我要你的宝贝来......啊......」
  
  她颤抖著,两座豊腴的乳房也跟著摇摇欲坠的模样,令人心魂艰慑。
  
  我底下那根宝贝到此地步已如铁棒,那能再忍受?
  
  於是我从她的腿根处爬了出来,然后跪在她的浪臀后面,手握住阳具对準她的膣囗,下体一沉,便滑了进去。
  
  「啊......啊......呀........」
  
  她满足的吟唱起来,然后我开始抽进抽出。
  
  「卜啾......卜滋......啾啾......」浪水涓涓不断,產生美丽的乐章。
  
  小淫女这下可舒服,於是她狂妄地浪叫:「哦......雪......美......婕儿......上天啦......嗯......用力呀......干......唔......。」
  
  「啊......我爱你......快......快插我......呀......噢......顶到......妺妹......花心......」
  
  「亲亲......我的丈夫......我的爷......我的大将军......哎......挺进........塞满........」
  
  婕儿的浪吟激起我狂热的性慾,我双手抓著她的蛮腰,用力的挺进抽出,她的屁股產生浪花,阴唇吸著我的阳具翻进又翻出。
  
  我突然用力深插了十来下,每次都顶到她的花心,婕儿一阵狂浪呼叫之后,她身体突然一软扒倒在床上,婕儿高潮了,水蜜桃内淫水汪汪滋润我的龟头。[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-07-23 23:09重新编辑 ]
幼色天堂地址,撸撸看电影,潮吹吧综合
{{:getadsurl('zhezhishi_thtj')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