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校员春色 > 【山乡奇闻之洞房花烛夜】【上】【作者: pym
(上)

  夕阳逐渐在山边隐去,整个山村慢慢被夜色所笼罩,只剩下喝完喜酒归家的人的嘈杂声和远处传来的狗吠声。

  宴席结束了。贺喜的人均已散去。一对新人来不及咀嚼新婚的喜悦,都醉得趴倒在饭桌上。竹林到是前前后后忙得不可开交,待宾客都送走了,夜幕已低垂。

  竹林与酒楼交代完酒席的事,就与小英一起搀扶着小夫妻俩回家了。

  大宝和小芹这对小夫妻被扶到新房里。小英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个人,轻轻的叹了口气,她真的不明白,他们为什么要喝的那么的醉,在她心目中,新婚夜应该是两个人待在一起,互相拥抱着,说些悄悄话,亲亲嘴,很浪漫地渡过的。

  「他」会不会也是这样想的呢?想到自己的心上人,小英的脸马上红起来。

  「他」就是小英的同班同学,叫凌子峰,高大、英俊,当初小英扛着一大包行李在校门遇上他,素未谋面的他居然积极地替小英把行李一直背到宿舍,还热心地介绍校园的情况,从此以后,「他」就在小英心灵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。

  小英敲敲头,把自己从甜蜜的记忆中拉回现实的世界。她细心地替姐和姐夫脱下鞋,就去打了盘水给他们擦了把脸。小英正替姐整理衣服时,却发现姐姐的裙子里光脱脱的,脸马上红到耳根。

  「咦,奇怪,姐姐干嘛没穿内裤呢?」小英纳闷着,立即给他们盖上大红的被单。她见大宝的爸还愣在那里,就说:「叔,你也累了。早点回去歇吧,这由我来看着就行。」「哦,好吧。」竹林本想再赖一阵子,看会有什么机会,可现在有小英在,无可奈何的看了床上熟睡的两人一眼,就慢吞吞的走出大宝的新居。

  待竹林走后,小英把房间的窗户打开,使房间里的空气好点,「姐,祝你幸福。」小英轻轻的对小芹说,接着把灯拉灭,关上房门,走去客厅看电视。

  「忙了一天终于搞定了,累死了,明天一早还要赶回学校呢,刚上高一就要考能力测验,真烦人。」小英漫不经心的边看边想,「不过,明天就可以见子峰了,他会明白我的心事吗?」「今天羞死人了,给姐夫用舌头在胸部舔,还钻进人家的裙子里吃葡萄,真丢人。」想起今天的事,小英耳根都红了,「不知道洞房是个啥洞法呢?……」小英意识越来越模糊,想着想着就倒在长凳上睡着了。

  夜色愈来愈浓,大宝的新房静悄悄的。

  窗边却慢慢的地传来些嘈杂音。

  「唷……叭……」

  「奶奶个熊,这些死蚊子,咬得我满身是包。」「我还不是一样。」「嘘……小声点,被发现了大伙都得泡汤。」

  原来窗外挤了好几个小青年, 头的是大宝的两个表弟,熊猫和东生,他们是来新房看「洞房」的。

  「这么久还一点动静都没有,奶奶的。」

  「你老表是不是无能呀,娶了个美人回家,真的是睡觉啊。」「对呀,还累我们白忙一场,呸!」「咱大伙还是走吧,今晚是没什么看头的,省得在这里喂蚊子。」「好吧,走,再呆下去也没得个鸟彩头,干!」熊猫显得没精打采地说。

  「我的脚给咬得像猪腿一样,一点收获都没有,还以为有连场大战瞧瞧呢,呸!霉头。」不知谁哼了声,接着一群人就散了,一时间,窗外就恢复了宁静。

  走到拐弯处,东生回头对熊猫说:「真的就走?不玩了?奶奶的,我好不甘心啊。」熊猫对他眨眨眼,「刚才人多嘛,你想开群众大会呀?老表他们早就醉了,咱们就进去瞧瞧。」「就是嘛,我说今天老表怎么会这样嘛,呵呵,今晚不知有什么搞头呢?可以摸摸新娘子就爽了。」两老表商量好就往回走。

  「猫哥!猫哥!」

  深夜中这叫声特别的刺耳,两人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原来是傻强!村里寡妇祥嫂的儿子,智商低的那种,不过身体很壮很大份。

  熊猫吁了口气,「奶奶的,想吓死人呀,三更半夜的,想偷东西?」「不是的,我妈说肚子饿,叫我去地里掰几个玉米吃,我正想着到底几个的意思是两个还是三个呢?你们告诉我好吗?」两人听了笑得差点打跌。东生刚想赶他走,熊猫摆摆手,想了一下,「这个傻仔,大宝房间的窗户高,不好爬,正好拿他去当垫脚石。」「傻强,想不想玩?」「好呀好呀,我最喜欢玩了。」傻强开心地跳起来。

  「别吵!」熊猫瞪了他一眼,吓得傻强马上闭嘴。「跟着来,别说话。」夜已深,乡下人家晚上没什么节目,都早早的睡了。周遭黑乎乎的,宁静的路上只剩下三人急促的脚步声。傻强有些后怕,看着身后的影子老在跟着他,不免心里发毛,怎么踢它都赶不走,只好老往东生身边凑。

  没多久,三个人就来到大宝房间的窗外。

  熊猫侧耳倾听,里面依旧十分的安静,一点声响都没有。

  窗口离地只有一人高,可熊猫担心硬爬上去会惊醒屋里的人,「傻强,蹲下来。」熊猫指挥着。

  「你们都站着,为什么我就蹲着?」傻强问道。

  「这个……」对着个傻的,熊猫有些无计可施。

  「哦,咱们是玩叠人墙,你先来。」东生解释道。

  「好丫,有得玩。」傻强马上蹲下来。

  熊猫朝东生竖起拇指,就踩着傻强的肩膀,用手撑着窗户,小心翼翼地爬进屋,接着东生也进了屋。熊猫朝傻强挥挥手,「你先走吧,今晚不玩了。」「你们骗人!骗人的是小狗。」傻强眼红红的,「你们骑了我,我还没骑你们,你们耍赖……」傻强看样子就要哭出来了,「呜呜……你们老是骗我……」傻强的哭声在深夜特别的刺耳。

  「不是的,我们是跟你开玩笑的,快把手伸出来。」东生吓得连忙说,接着埋怨的盯了熊猫一眼,就伸手把傻强也拉进了房间。

  房间没开灯,傻强一上来就想伸手拉灯,却被熊猫一手扯着,「奶奶的,别乱动,再搞就灭了你。」熊猫吓唬道。

  幸亏今晚月色还好,照的房间还挺亮的。床上的两人都睡得很熟,一点都不知道目前的状况。

  熊猫壮胆走到床边,察看一下老表的脸,「表哥,表哥。」熊猫喊了两声,见大宝一点反应都没有,终于放下心来。

  他朝东宝挥挥手,示意安全了。傻强到倒是一点都不在乎,东张西望的。

  由于回来的时候手忙脚乱的,所以就把大宝搬在床里头,而小芹就睡床边,这下子就方便了他们。看着熟睡中貌美如花的新娘子,熊猫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他用手轻轻的摸着小芹的脸,「噢,多光滑,多嫩啊。」熊猫赞道。

  这时,东生把被单掀到大宝那边,这样小芹就一个人露在他们的眼前。只见她双唇微开,胸前乳峰挺立,而两腿中间鼓起的小山丘,看的熊猫跟东生直淌口水。

  「哗,还有人玩游戏哦。」傻强突然在他们耳边说,他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床边。「嘘,别吵。」东生紧张的骂了句,他俩吓的几乎要跳起来了。

  「你站在这里不要动,要不就赶你出去,不跟你玩。」熊猫吓唬着。

  「对,站着,等一下再轮到你。」

  由于刚才竹林在,所以小英没给小芹换衣服,小芹还是穿着旗袍。熊猫就窝在床边,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的解小芹衣服上的扣子,而东生就跟熊猫换了个位置,站在床头,轻轻地用嘴巴擦着小芹的樱唇。

  「噢,行了。」熊猫终于把小芹的衣服脱了下来,只剩一个胸罩,「哇,好美的身段。」熊猫的 血都快要流出来了,「咦?东生你看,新娘居然没有穿底裤!」熊猫惊讶地说,边用手抚摸着小芹的阴毛。

  东生暂时放过小芹柔软的小嘴,抬起头,「是不是大宝等不及,脱了裤子就上啊,不过,我们一直在,他们洞房我们没理由不知道。」「是啊,新娘的水鸡还是干干的呢。」熊猫用手摸着小芹的阴部,「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女,要是我就赚大了,呵呵。」「管他呢,反正今晚有得爽就行了。」东生又低头吸吮着小芹薄薄的樱唇。

  「对呀,长夜漫漫。」熊猫就暂时放过小芹的阴阜,一口一口的往往胸部吻过去。

  「哦,表嫂的皮肤真是又嫩又滑,老表真有眼光。」「噢,把这个翻过来,看里面是不是真材实料的。」熊猫把小芹的乳罩往上一翻,就露出了两个丰满的肉团。

  可怜的大宝一点都不知道老婆目前的危险,甚少醉酒的他却在洞房花烛之夜醉得不省人事,白白的让自己人凌辱着心爱的妻子。

  「噢,美女就是不一样,好爽。」熊猫边揉着大乳,边用嘴巴一下下地吸着乳头,「不,弹性好,一支手都几乎捏不过来,可算是天龙村的村花了,咱居然干了第一票,他奶奶的爽。」熊猫沉迷在小芹丰满的乳团中赞道。他用嘴吸着小芹的乳头,不断的拉高再放下,沉迷中就不自觉的咬了乳头一口。

  「喔……」黑暗中小芹突然叫唤了一声,身体还晃动起来,「呀……」吓得熊猫和东生心都要跳出来,「大哥,轻点儿,她不是我们在外面打的老鸡。」东生埋怨地说。

  「咦?不会这么快醒吧,还没吃正餐呢。」熊猫懊恼着。他盯着小芹的脸,见新娘子还是紧闭着眼睛,才稍稍放下心来两人说话间,却忽然发现了小芹又震动起来,而且是很有规律性的那种。熊猫正在狐疑之间,却看见一个黑影正在小芹的下胯不停的抽动着!是谁呢?

  那人竟然是傻强!就在熊猫和东生享受着小芹的乳房和小嘴,忘乎所以时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光衣服,把鸡巴插进了小芹的阴道里。

  「傻强,你……你在干什么!」

  「你怎么可以这样!」

  熊猫初是惊讶,继而就怒不可捺。他竟然让别人抢头炮插了新娘子,而且是输给个傻子,就是东生,也从来不敢的。这个傻子居然会插穴,真是奇怪。

  「奶奶的,谁教你插进去的,快给我拔出来。」「不要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哦……我的鸡鸡还没流脓呢,你等一下。」傻强继续抽插着。

  小芹的小穴还很乾,傻强每插一下都把粉红的嫩肉给带出来,又塞进去,看得熊猫直淌口水。

  「哦,好紧啊……姐姐的洞洞夹得好紧……哟。舒服……我妈教我的,她最喜欢脱光衣服给我插穴了,她还说我喜欢她就应该这样对她。」傻强说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,「我妈还教我当女人脱光衣服就要这样对她,我喜欢妈妈,也喜欢床上的这个姐姐。」「哗,姐姐的小穴吸着我的鸡鸡哦……」傻强继续挺动着鸡巴,在小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。

  「奶奶的,祥嫂居然这样『教』儿子。」熊猫哑口无言,他又不敢对傻强真的用强,万一惊醒床上的人,就一拍两散了,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傻强粗长的鸡巴在小芹的阴道里捅来捅去。而这边东生看的眼睛冒火,底下的鸡巴早就硬得像块石头,他把裤头一脱,就蹲在小芹的头部,小心的用手顶开小芹的嘴唇,接着腰往前一送,他的鸡巴就伸进了小芹的嘴里,「喔……好湿、好温暖啊。」一股快感涌上东生脑门。由于小芹还在睡梦之中,嘴巴忽遭异物的入侵,舌头就不自觉地舔在东生的龟头上,嫩薄的嘴唇紧紧的含住了他的鸡巴,「啊,好舒服。」东生吁了口气,慢慢的在小芹的嘴里抽动起来,「噢……爽啊,跟干穴一样……」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插得小芹的小嘴鼓鼓的涨起来。

  现在,就只有熊猫是个旁观者了。本来他才是 头人,而现在除了手中的两团肉乳,就只能看着傻强跟东生气喘如牛的干着新娘子,心中虽极度无奈,也只能盼着傻强快点射精,好让自己分一杯羹。

  傻强才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他现在只顾享受插穴的快感。小芹又窄又紧的阴道摩擦得他的鸡巴格外的舒服,与自己妈妈松弛的鸡迈真的是天渊之别。

  「喔……妈妈那里从来不会咬得我这么紧啊……啊唷……舒服……」随着阴道分泌的淫液越来越多,傻强插得更快,他的鸡巴就像是架强力的打桩机一样,每一下插得深深的,直接撞击着小芹的子宫,幸亏小芹熟睡着,全身放松,要不然,都不知道能抵挡几下。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」连续抽插了百多下,傻强猛地觉得一股晰麻的感觉由鸡巴直冲脑门,不禁打了个冷战,精关一开,精子就像炮弹出膛一样,猛烈地射向小芹的子宫壁,「啊哟……啊哟……」傻强不自觉的大声喊着,在寂静的房间特别的刺耳,吓的熊猫马上放开捏着的双乳,扑过去 住傻强的嘴。终于,傻强在小芹体内射完自己最后一滴精液,软软的瘫在地上。

  而同一时间,东生也撑不住了,把鸡巴死死抵着小芹的咽喉,马上一突一突射出精来,又多又浓的精液灌得小芹的小嘴满满的,还溢出来,流到枕头上。

  「奶奶的,太爽了。」东生赞道,「熊猫,你快点上啦,我也要下面的。」「嘘,别吵啦,是不是想全部人都叫醒,奶奶的,我一次都没爽呢!」熊猫骂道。

  看起来没惊动什么人,床上两人依旧睡得好好的,熊猫吁了口气,稍稍放下心来。他脱下裤子,露出了早已硬梆梆的鸡巴。熊猫的鸡巴居然比傻强更粗,怪不得村里的女人提起他都要闻风色变了。

  「新娘子,我来了……终于,轮到我了。」

  熊猫曾几何时说过这样的话呢,平常都是「兄弟们,接着……」唉,熊猫今天都算黑了。

  换作平常,熊猫会很有耐性的做前奏工夫,而今天小芹的阴户里还流着傻强的精液呢。熊猫就省了这部分,直接提着鸡巴,顶开小芹柔软的小阴唇,让龟头挤了进去。虽然只是进去了一点,那种压迫的感觉迅速冲上了熊猫的脑门,他情不自禁就喊了出来:「喔,爽啊,居然还是这么紧。」之前的种种不快当即挥之脑后。

  正当小芹要遭受一天中第三次的凌辱时,熊猫却不继续插进去,「东生,把刀拿过来。」「哦,」东生知道熊猫的习惯,就是每跟新的女人做爱都会把人家的阴毛剪几条来留念。东生从裤兜找出把小刀递过去,熊猫接过来拿着,在小芹的阴阜上比拭了下,用手拈起几根,就要割下去,「登登……」房门忽然传来了敲门声,「姐姐。」是小英的声音。

  熊猫本来正聚精会神,给小英这一叫唤,吓得手一抖,刀子就割在了自己的鸡巴上,血马上涌了出来,「啊!」熊猫低呼一声,痛得腰都直不起来。

  「猫哥,快跑啊。」东生忙着穿裤,「给人看见就死定了。」「啊…」熊猫忍着剧痛,艰难的爬下床,裤子都来不及穿了,往窗外一扔,就翻出去。三个人就这样一缕烟地跑了。

  房间又静了下来。原来小英给傻强的叫声惊醒了,她以为是有贼就过来看看。

  小英听了听,房间又静下来,「该不该进去看看呢?」小英心想,「可万一是姐姐她们是在洞房呢。」想到这小英的脸马上红了起来,「算了,还是睡觉吧。」小英还是不敢打开房门,回到客厅继续睡觉。

  字节数:11293

  【完】

  谢谢赏读,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,您的顶+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[ 此帖被二级流氓在2016-07-21 12:56重新编辑 ]
幼色天堂地址,撸撸看电影,潮吹吧综合
{{:getadsurl('zhezhishi_thtj')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