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家庭乱伦 > 【我和大嫂难忘的那一次】【完】(作者:不详
大嫂的名字叫秀娟,认识她的时候我那时十6岁,大嫂大我6岁,正和表哥处对象。秀娟的皮肤洁白细腻,长发,身材丰硕,身高大概一米六七,用北方话叫:大身板子女人。大眼睛充满着柔媚。最好看的是秀娟的小嘴,属于樱桃小口那种,长在大嫂脸上看着很俏皮。

  那年夏天她来姨家找表哥,穿着一身浅蓝连衣裙,肉色的薄丝袜,一进屋,我眼睛就看直了,真是个丰满的女人,大胸,大概36D,大屁股向上翘着。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正好挨着秀娟,大着胆子从背后把手轻轻放在秀娟的屁股上,秀娟似乎没发觉,我就只偷偷摸了一下,就把手拿回来了,现在想想,那时真是年轻胆大。

  秀娟来的次数越来越多,那时姨家住平房,有时候晚了,秀娟就住这,因为和大哥相处了有一段日子,筹备结婚的阶段了。那天,我和大哥住在外屋,秀娟是客,自己住里屋,睡到半夜我被尿憋醒了,发现大哥不在了,也没在意,北方天冷,小便都在屋里用痰盂解决。我刚解决完,就听到里屋有动静,我轻轻走到里屋门口,隔着门缝往里一看,看见大哥正压在秀娟身上,秀娟的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被大哥架在肩膀上,一脚上挂着肉色的内裤,大哥的阴茎在秀娟下体不断地抽出又没入……恩……哼……恩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秀娟喉间发出了甜美的诱人呻吟,在强烈的抽插下,秀娟扭动的雪白的大屁股,小脸绯红,双手紧紧抱着大哥的腰。可能是怕被外屋的我听见,秀娟紧咬着下嘴唇,强忍的不发出太大的声响。身子不断地颤抖,大乳房也随着身子不断的晃动波浪起伏。我看的热血沸腾,鸡巴一下就立正了。

  大哥的新房就在前院那间,自从结婚后,大哥总不在家,我也经常往姨家跑,就是为了能看到秀娟。当时,秀娟在我的心中象女神一样可望而不可及,我从不敢奢望什麽,只是真的羡慕大哥的幸福,偶尔冲动的时候我也会偷偷幻想着她美丽的身体,想像着大哥和她做爱的那晚。我曾经无数次的躺倒在他们新婚的床上,努力想从绵软的被褥中嗅出美丽嫂子的身体气息,想像着上面发生的激烈故事。也真的想再看一看他们的做爱的情景。

  这天我又借口去前屋看电视,进了大嫂的房间,因为是周一,都去上班了,我把屋门反锁,进了卧室,喔靠,大嫂平时穿的长筒丝袜就凉在衣架上,黑色,肉色,粉色,还有几双网眼的,床头凌乱的放着他们的内衣,屋里充斥着淫靡的味道,可能是早上晨炮之后换下来的吧。我紧张的拿起揉成一团的大嫂的内裤,是个黑色蕾丝网眼的,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文静内敛的大嫂,居然穿这么惹火的内裤,是想勾引大哥草她吧。我心想。内裤阴部的位置有着褐黄色一小条,是大嫂的淫液。我闻着内裤骚糜的味道,不禁鸡巴坚硬,躺倒床上,把大嫂黑色胸罩黑色内裤,和长筒丝袜,按大嫂身体位置摆上,把内裤反过来,鸡巴插着内裤黄褐色的地方,看着大嫂的照片,想象着身体下的就是大嫂,就是秀娟,大嫂在我身下被我操着,呻吟着……龟头一紧,全都射在大嫂内裤阴部位置上了。流到床单上一些,用大嫂丝袜擦了。胡乱整理一下东西,逃也似得跑回后院。 从那天起,我每周至少去大嫂家两次,每次都是拿着大嫂换下的内裤和大嫂穿过的丝袜套在鸡巴上自慰,想着正在草着秀娟,操着大嫂。大嫂呻吟着……噗滋……噗滋……啊……恩……啊……,大嫂的呻吟响在我耳边,那是我青春期唯一的性福。

  我23岁那年,大嫂买了新楼装修,已经装修完成搬过去了,只是还剩下阳台有个柜子,需要木匠定做,因为买不到合适的,能正好放进去的。他俩都上班,木匠师傅来了没人监工,大嫂就给我打来电话,我正好放暑假在家,接了电话我就去了,自从上大学之后,一直没机会去大嫂家,尤其是新楼,我也很想有机会再射大嫂内裤和丝袜一次。想着大嫂看见那样的内裤和丝袜,洗的的时候会怎么想?!

  去大嫂单位取了钥匙,就直奔大嫂家,木匠已经在楼下等着了,我看了房门进屋,木匠师傅直接进阳台干活了。我环顾了一下环境,真亮堂,三室一厅,卧室在最里面,我瞄了一眼木匠,在阳台关门干活。哈哈,时间是我的了,我迅速走进卧室,把门一关,电视机好大啊,34寸的,那时还没有液晶电视,我顺手开了电视,哦? 电视连着录像机,我看看有什么好片?在电视柜地下抽屉里发现了一盘名字叫《情难自制》,里面有翁虹。那个年代的人基本都看过这个片吧。看得我鸡巴硬的难受。欲火中烧。衣柜就在眼前,走过去打开抽屉,里面左边一层都是丝袜啊,我整个都拿了出来,黑色,肉色,褐色,网眼黑色,肉色,居然还有两双连裤开裆的,大嫂,你这么穿一定方便……草你。我心想。 内裤在边上抽屉,各种颜色网眼,超薄,还有T字裤,大嫂丰满的身材雪白的大屁股穿着,一定老性感了,从后面干,把内裤拨在一边,爽死了。我边看边想。

  我挨个闻着,看着电视把早已坚硬的鸡巴拿了出来,磨着,擦着,每一个上面都留下了我鸡巴的味道…… 怎么没有换下来的呢?我把玩过的丝袜和内裤放回去,关了电视。想到了一个地方——卫生间。 卫生间洗衣机上凌乱的放着一条皱皱的肉色内裤,旁边搭着一条肉色超薄连裤丝袜,我刚刚拿起内裤套在鸡巴上,另一只手把丝袜拿到鼻子前嗅着大嫂骚糜的味道。房门响了,我紧张死了,马上把内裤和丝袜放回去,提上裤子,按了一下马桶冲水,淡定了一下自己,从容的走出卫生间。原来是大嫂回来了。 大嫂:你这么热的天儿,怎么跑回来了? 哦,我刚开完会,回来看看,告诉木匠怎么弄,怕木匠弄不好,一会就走。大嫂回答着,走进了卧室,我偷偷瞄了一眼,大嫂在衣柜下拿出一条白色内裤和肉色丝袜,匆匆走进了卫生间。噢,换内衣,天热出汗了。我心想。我进了卧室,把电视重新打开,换成电视频道。装作若无其事看电视,不一会大嫂就出来了,进阳台和木匠师傅说着什么,我这时走进了卫生间,洗衣机上的丝袜和内裤都没了,?能去哪呢?我迅速打开洗衣机盖子,哈,都在这里,一条新换下来的白色蕾丝内裤,上面还有大嫂的体温,阴部湿黄的痕渍,丝袜脚尖还是有点潮潮的,是大嫂汗的味道。我闻着大嫂骚糜的味道鸡巴不禁又硬了。这时有个大胆的想法,就是把新换下来的带走,所以迅速把大嫂换下的内裤和丝袜装进的衣兜。整理一下,迅速回到卧室继续看电视。这时,大嫂已经从阳台出来,正在跪着用抹布擦地。嘴上和我说:早上上班早,没时间收拾。

  我偷瞄着大嫂跪着擦地的样子,大屁股翘着,大奶子随着身体用力,前后摇晃,最后擦到卧室了,我故意挪了挪位置,大嫂背对着我跪着,从后翘的屁股隐约看到肉色丝袜紧包着新换的白色全透明蕾丝内裤,阴毛看得一清二楚。,边缘还有毛毛漏出来一点,大嫂突然转过来站起来走到电视前说,君,你看看昨晚你大哥新拿回来的电影,周星驰的新片,说着就把录像机按下了,我的天,带子我看的那个在里面,大嫂说的那个我放抽屉了。幸亏大嫂按完又转身擦地去了,我迅速按了静音,电视上出现了录像中间那段客厅做爱的画面,我回头瞄了一下大嫂,跪那把门关了,正擦门后呢,大奶子紫色的乳头我都看见了。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当时血往上涌,没任何思索,迅速脱下裤子,一步过去从背后抱住大嫂,大嫂啊了一声,同时我已经从后面扯下了大嫂的丝袜和内裤,一下退到大腿弯,同时坚硬的大鸡吧,直接对着秀娟大嫂的阴户插入,第一下没顶进去,大嫂挣扎中噗滋插入了,哦,好紧好热。唔┅┅啊!从冲过去到把鸡巴插进大嫂阴道,也就几秒钟,大嫂还没来得及反应,我的鸡巴已经在她体内了。
  不要…君…你做什么…啊…啊…我,不……啊……是你……嫂子啊…啊…不要…啊。大嫂扭过头来身体向前倾斜,想摆脱我鸡巴的冲击,可惜面对的是墙,我伸出一只手从后面绕到到大嫂胸前,扯下了上衣,一对大奶子一下跳了出来,好大好白啊,29岁的大嫂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的下垂,一对紫葡萄因为刺激已经昂首挺立,我用一直手揉搓着大嫂丰满白皙的奶子,另一只手抚摸着大嫂丰硕白皙的大屁股,腰肢用力前后抽插,嘴上说着:大嫂,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好久了,记不记得我这样摸过你的大屁股,我每天晚上都想操你,我要干死你,草死你。 放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啊求求你……恩……啊啊……木匠……啊……还在……外啊啊……面……哼……哼啊……

  我反应过来了,我们正在卧室门口,阳台还有人呢,伸手把门反锁按钮按下,把大嫂拉到床上,撤掉上衣和胸罩,退下一只腿的内裤和丝袜,大嫂,就这一次,已经这样了,我要用大哥草你的姿势,操你…… 大嫂只是闭着眼睛低声闷哼。我如获大赦,把大嫂的双腿扛到肩膀上,大嫂的阴户就在我的眼前,我要仔细看看——第一次看见大嫂的阴部那鲜红的嫩肉翻起,是淫荡的暗红色,两片阴唇因为刚才干过,已经微微张着

  闪出一种液体的光亮,我用舌头舔了上去,好骚的味道。随着我舌头的动作大嫂啊了一声,我随即用舌尖轻轻的往阴道里面探,模仿鸡巴抽插的动作,大嫂的呻吟声从恩……哼……逐渐变成了恩……啊……看着大嫂脸颊绯红眼神微张,眼神迷离。我开始向大嫂身体发起全面的进攻,大奶子因为躺着显得更大,微紫的乳头因为刺激已经变成紫红挺立着,我含一只乳头吮吸着,用手在另一个奶子上由轻到重揉捏着,不是轻轻弹一下乳头,大嫂的呻吟越来越大,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……君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啊啊……弄死……啊……我了啊……草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

  我看声音越来越大,不敢太过刺激,这时低头一看大嫂的阴户,亮晶晶的已经是一片了,用手一摸全是水。腰部一用力,卟哧!大鸡巴全部插入。大嫂一声闷哼,骚逼再次被我的鸡巴插入,啊!……哼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太深了啊……大嫂的双腿在我的肩上,我的双手抓着两只大奶子,腰部用力开始抽插,嘴上说着:被我干过的女人都会想我,大嫂,我要你记住我一辈子……鸡巴在大嫂的下体不断地抽出又没入,一下下的插入大嫂的骚逼最深处,次次如此,大嫂的阴唇也被翻出又下陷。大嫂身子不断地颤抖,乳房也随着身子不断的晃动波浪起伏。穿着丝袜的脚在我肩上一荡一荡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啊…不要啊……大嫂的肉洞还真是蛮紧的,一点没有松迟,我的鸡巴在进去时都被磨得有点疼!正因如此使得大嫂叫起来:啊!……伴随着大嫂的叫床,我双手抓紧洁白圆润地奶子,扭动腰肢干起大嫂来。我的大鸡巴猛插猛捣,毫无温情,每一次抽出,都是抽到洞口边缘方才推回,而每次插入则是不到子宫口不停。速度极快!力量极足!

  大嫂呻吟着,一边扭动躯体想将我的大鸡巴从肉洞中弄出来。我就是要这个效果,就是要这种做爱的感觉,这种感觉很刺激,也更是让我兴奋,让我干大嫂干的起劲!见大嫂想把鸡巴弄出来,我赶紧死死抓紧大嫂的胯,并将鸡巴更加用力的去干大嫂的肉洞。

  渐渐的,大嫂开始摇动她丰满的大屁股配合我的抽插,我一头的汗水,大嫂脸上已经全部绯红,眼神迷离,嘴里呻吟着,双手反抓着床单,张开嘴忘情地叫着……啊……恩……君啊……,同时双手抱着我,想把我躯体向自己身上靠近,头不断地摆动着。秀发飘动着,身子不断地摇摆。但下体地动得最厉害,我看见大嫂的奶子向上挺着,奶头毫无道理硬挺着,整个奶头比刚才的大了三分之一,呈现一种乌红色。肉与肉摩擦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……噗滋……噗滋…夹杂着大嫂的呻吟声构成最动听的音乐。大嫂的阴部迅速的吮吸着我的龟头,一夹一夹的,弄得我好想发射。

  我猛地抽插的三下突然拔出鸡巴,大嫂啊的一声睁开的眼睛,望着我,我不做声的抱着大嫂站在地上,让她背对着我,双手扶着衣柜,面对着衣柜的镜子,大嫂迅速的明白了,高高的撅起了屁股。好美啊,雪白丰满的大屁股,从后面望去,微微突起的阴户,黑色茂密的阴毛上全是白色的爱液,没时间欣赏大嫂的骚逼。挺起坚硬的鸡巴从后面站着扑哧插入大嫂阴道。啊……啊……君轻……点啊……我的眼睛直盯着大嫂越绷越紧的背部曲线,那里竟然已经凝聚了一颗颗细小的的汗珠。情不自禁之下,我伸出手抚摸那光滑的脊背,又绕过大嫂的身躯,揉捏丰满鲜嫩的乳房,滑过腹部後用中指和食指璿磨着大嫂的阴核。来自几个不同部位的刺激同时作用於神经中枢,大嫂的身体反射般拱起,我的双手和肉棒不失时机的越动越快,腰部猛烈地挺进,碰撞之後发出一记记清脆的响声,啪……啪……她的臀部也开始主动的前後摇晃,配合肉棒达到阴道的最深处,

  丰满的女人就是好,大嫂丰满的大屁股从后面干,啪啪的响,柔软有弹性,随着大嫂的呻吟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大,我也控制不住的兴奋,从背后扶正她白皙圆挺的屁股,双手把大嫂支撑衣柜的双手背到她身后,这样大嫂就背对着我挺直的站在衣柜镜子前了,我要开始操死你了大嫂,你看着镜子,我说道,大嫂头发凌乱着,抬起绯红的连迷离的眼神对镜子忘了一眼就低下头了,嘴里说:君,快点啊,噢……啊……我猛地发力,鸡巴和大嫂的屁股之间是大开大合,每次都深深的顶到子宫颈,龟头享受那一瞬间的酥麻,大嫂的呻吟从急促变成了断断续续的低嚎……又转为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“啊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,君……啊……快插吧!我受不了了啊……啊……龟头摩擦着阴道,我享受着大嫂那灼热阴肉传来的挤压,大嫂的阴肉不断收缩挤压,不停的刺激着我的鸡巴。真的好紧啊!大嫂的爱液沿着我粗大的鸡巴滴在卧室的地板上。

  啊……啊!……君,别……射……噢……里面啊……啊……这时我感到大嫂的整个阴道也紧紧吸啜着我的龟头蠕动着,我知道我连番的刺激将大嫂推上了连番不绝的高潮,大嫂背站着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双脚高高的惦着脚尖。

  ‘恩!’我长出一声,扭动的屁股停止不动,被抱住的屁股开始痉挛,把精液全部射进大嫂的逼里。绝美的快感象波浪一样席卷全身。 大嫂呻吟着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  感到黏腻滑热的阴精,层层包住自己的阴茎,小穴里的花心一张一合地吸吮着自己的龟头,而大嫂也再一次达到了高潮。这样停了半晌,我从身后看见大嫂的阴道口淌出了我精液,滴在了她那只穿着丝袜的脚上,我松开了抓着大嫂手,大嫂随即瘫软的倒在了地板上。这是我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。

  大嫂,好舒服。下次还想草你……大嫂不做声,过了一会缓缓的爬起来,哀怨的看了我一眼,说:只这一次,什么也没发生。以后别来了。

  等我们整理好衣服打开卧室的门,木匠师傅已经走了,活没干完。工具也都不在了。

  那天操大嫂,在卫生间拿的内裤和丝袜带了回来。从那次之后,我和大嫂见面的感觉和眼神都不一样了。但是,大嫂再也没让我草过。似乎她身上什么也没发生一样。我一直回忆那天和大嫂的那次,如果有机会,我还要。
  
完结


幼色天堂地址,撸撸看电影,潮吹吧综合
{{:getadsurl('zhezhishi_thtj')}